“牛郎织女”——德国两地分居现象
| |
2008/11/01 德国新闻
安吉丽娜(Angelina,化名)和马丁(Martin,化名)是一对两地分居,只有周末才能见面的“牛郎织女”。马丁是工程师,在慕尼黑一家汽车制造公司工作。安吉丽娜是演员,在瑞士的卢塞恩(Luzern)工作。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两个人都住在慕尼黑,不久以后安吉丽娜在卢塞恩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她当时考虑了很久是否接受这份工作,因为在认识马丁之前她和她的前男友也是牛郎织女,后来觉得太累于是分了手,她不知道是否应该为了这份工作再冒一次险。不过最后她还是决定接受卢塞恩的这份工作,并且把家搬到了那里。


图:一对情侣在火车站吻别。)

从此以后,每隔两周,马丁就会在星期五下午下班以后踏上去卢塞恩的火车,等他坐在火车上摇晃了六个小时,穿过巴伐利亚州的湖泊和阿尔卑斯山的深谷,终于到达安吉丽娜的公寓时已经是星光满天,安吉丽娜早已就寝。马丁悄悄地走进卧室,在安吉丽娜身边躺下。安吉丽娜说,这已经成为他们相会的固定仪式。两周不见,使他们觉得互相之间有点陌生,必须小心翼翼地尝试着重新熟悉对方,观察在分开的两周里是不是有了什么变化。安吉丽娜说:“再次相间的那一刻感觉有点奇怪,不过我们心里都很清楚这是必然的。我们躺下,互相凝视对方,然后说:你好。”

专家估计在德国大约有四百万马丁和安吉丽娜这样的“牛郎织女”,但是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因为哪些人可以归入牛郎织女的行列,专家有不同的意见,有人说是每周周末见面的夫妻或者情侣,有的说半年才见一面的或者一年相会数次的等等。德国艾希施泰特大学(Eichst?tt)的神学家与男女关系专家彼得?温特(Peter Wendl)说,某些估算的数据还是比较可靠的。温特曾经辅导过一千对长距离两地分居的夫妻或者情侣。按照他自己的估计,德国四分之一的科研工作者曾经有过与配偶或者情人两地分居的经历。这个比例一直在大幅度上涨:1972年出生的德国人中有40%在三十岁以前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而他们的1957年出生的亲属中只有23%采取类似的生活方式。
德国牛郎织女增多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经济全球化和技能专门化使企业要求员工有更强的灵活性和机动性。就连手艺人和园丁也懂得从经济相对落后的地方迁往就业率高的地区。谁要是不愿意为了工作的缘故更换居住地点,他在职场上的“竞争力”就会大打折扣。
乌尔里克-施维特费格(Ulrike Schwertfeger)和拉尔夫-施维特费格(Ralf Schwertfeger)1998年在法兰克福机场相识相爱,此后拉尔夫就像候鸟一样先是在北威州的诺伊斯市(Neuss)与藻厄兰地区(Sauerland)之间,后来在下萨克森州的希尔德斯海姆(Hildesheim)和巴伐利亚州的艾希施泰特(Eichst?tt)之间飞来飞去。在此期间他们分过手,后来又复合,最后两人一起搬到黑森州的卡塞尔(Kassel),订婚、结婚,还有了一个孩子。拉尔夫说,那段两地分居的日子不好过。别离的时候总是万分痛苦,特别是乌尔里克一开始很不适应这种生活方式。她说,当时她拼命想抓住拉尔夫,轰炸式地打电话,给他写的信大概能装满好几个鞋盒子。拉尔夫也有他自己的方式,他会半夜三点给乌尔里克打电话,“只是为了听听她的声音”。他在念大学的时候有一次考试不及格,他多么希望回到宿舍以后能看到乌尔里克也在那里。他说:“独处的日子里,常常有这样的时刻——我在心里呼唤:如果乌尔里克能在这里该有多好啊!可是日子去而不返,距离也使我们失去了一部分生活。”
汉堡的Kettcar乐队曾经唱过这样一首歌,表达了牛郎织女们的心声:
 
无边无际的爱,
几百公里算得了什么,
48小时是不是很长,
可我们总是觉得太短。
 
温特说,牛郎织女的生活对于年轻人来说尤其不易。他们常常希望见面的那个周末应该事事都很完美。正如安吉丽娜所说:“如果我恰好不舒服或者心情不好,我就会担心马丁会这样想:这个女人不值得我跑这么大老远来看她。”期望值太高的结果往往就是失望。
 
温特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圣诞节效应”。短暂相聚的夫妻或者情侣想在几天的时间里放下日常生活中的一切负担和不愉快,有时候可以办得到,但是时间长了就行不通了。重逢的喜悦过去以后,生活中的琐事又上心头,有人可能还会想在周末搞搞业余爱好,可是又不能把久别的配偶或情人撇在一边。安吉丽娜说,有时候马丁一连三天呆在她身边,因为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就会觉得无聊,而安吉丽娜则感觉马丁有点烦,等马丁走了又因为没有好好待他而良心不安。
 
这种状态是很危险的。等两个人再度分开以后,他们有时间回想共同度过的时光,他们会反思两个人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空间的距离终于带来感情上的疏离。安吉丽娜在与前男友分手以前曾经一度得出结论:这个男朋友对她并不重要。可是当他们真正分手以后,她的心里却像被挖了一个大洞。现在她明白了,那种男朋友并不重要的感觉是骗人的,现在如果在与马丁的关系中再次出现这种感觉,她是不会听之任之的。
 
温特认为,女方恰恰是在两地分居的日子里培养出了独立精神。“她们比过去更加自信,所以在两人相聚的时候不愿意听到丈夫或者男友对自己的持家之道提出异议。”有位男士曾经对温特这样描述他的感受:“每到星期五我就到自己的家里做客”,因为妻子和孩子们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养成了一套自己的生活习惯,形成了新的分工方式,这位男士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他在家里的新角色。
 
这种不停的离别与重逢给生活所带来的变动也是使众牛郎织女不堪重负的一个原因。家里总是有两套牙刷,两套财政系统,两个朋友圈子和一只来来回回的旅行箱。夫妻或者情侣的关系就在这种情况下解体。
 
不过两地分居也有积极的一面。由于相处的时间太短,使双方没有很多机会发现对方的不足,因此对方在自己的心目中可以长期保持完美,甜蜜的恋爱感觉也不容易很快消失。另外两人大部分时间不生活在一起,可以避免很多冲突,于是就出现了这种看似矛盾的现象——牛郎织女们的爱情反而比那些朝夕相处的夫妻或者情侣的关系来得长久。

牛郎织女们所要的学的功课是在相聚的时候也能保持适当的距离。温特说,靠得太近和离得太远一样能破坏爱情。分开的那一段日子的所缺乏的安全感、亲密感和性生活在相聚的两三天里反正无论怎样努力也不可能完全补回来。人没有一个储藏感情的仓库,当星期天早上离别的气氛再次充满整个房间的时候,什么样的海誓山盟,什么样的安慰的话,或者在门厅里的临别前最后一次匆匆忙忙的性爱都不能让人在接下去的离别中无须想念对方。远行的列车刚刚开动,思念却已经滚滚而来。
10K
本文来源: 噜噜网 | 目前已有 37279 人围观此文,标签: , , , ,

浮上来留个足迹吧,看帖不回会被鄙视de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