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固在胶片上的80年代 (多图)
| |
2009/04/22 大杂烩
  83年开始迷上摄影,从一台双镜头的海鸥4B玩到了CANON单反,多数是黑白,自己冲自己放。胶卷、相纸浪费了不少,经济支出的上升速度远大于摄影水平的提高。


  不久前的一个偶然,我发现了纸箱中的旧书里夹了不少裁成四张一联的黑白底片(幸好这些旧书没有卖掉),数了数有二百张左右,并且多数从来没制成过照片!这让我兴奋不已!


  用我那台过了时的DC花几天的时间,才把这些底片翻拍成电子文件。这些支离破碎的片断大致来自于当年拍摄的10个胶卷,现在看来残存在胶片上的80年代即模糊又清晰,既遥不可及又近在眼前,既充满变数又饱含希望,......无疑,他是我个人最珍贵的精神财富,我将永远珍藏。


  洛阳白马寺


  1986年,圆明园


  1987年,圆明园


  1988年,圆明园


  1989年,圆明园

 

 上图时间:1987.02.20 活动: 北京市中小学生田径知识竞赛地点:北京 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下图:时间:2007.11.06 活动:北京阳光体育与奥运同行地点:北京天安门广场。20年过去了,当年的主持人、年轻教师,如今是北京市体育局的领导人之一(下图红衣者)。

 

  父亲收藏的30年代的风景照(扫描)

 

  这是50多年前老照片(扫描)。北京刚一解放,父母便送两位家兄参军,1950年都奔赴朝鲜。一晃三年,部队来人慰问志愿军家属,说家兄安全无恙并为我们拍照带到前线。照片是我和妈妈、姐姐、妹妹。妈妈那年46岁,久违的笑颜遮不住对儿子的思念。我很开心,脸上挂满荣耀。

 


  1989年12月,安阳

 

  1989年6月,安阳人民公园

 

  1989年4月,安阳马投涧


  1989年4月,安阳解放路

 

  我的第一台电脑“中华学习机”。相当于美国的“苹果 Ⅱ”加中文字库,8位处理器,64k内存,无硬盘,外置5.25寸软驱,显示器用电视机。86年那会儿不算电视机,主机 软驱近2000大洋,按性价比算比今天的“p5”贵十倍,别看不上这玩艺,他教会了我BASIC语言和汇编语言

 

 在十渡,我的海鸥205

 

  走在路上拍十渡的山,当时看着这样自然的风景很激动,见什么拍什么,呵呵,看看当时的房子和现在十渡的房子大不一样了

 


  81年去十渡玩,那时去十渡要坐火车去,这是刚下火车拍的,当时没想到这个小站还有这么好的风景,看什么都新鲜

 

  那个物质生活、精神生活近乎荒芜的七十年代,九寸小黑白电视机确实给人们带来了些快乐。

 

  1989年2月,河南浚县

 

  1989年10月,安阳三角湖公园

 

  1989年10月,安阳三角湖公园

 

  1989年7月,安阳人民公园

 

  1989年6月,郑州

 

和朋友骑自行车去善应,他画画,我拍照。冲胶卷的时候温度没有控制好,颗粒那个粗啊……1989年8月,安阳善应

 

1989年6月,郑州

 

1989年1月,安阳西环城路

 

半年后,我又在同样的地方拍了一张。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改天去看一下。1989年12月,安阳西营小学校门南

 

  1989年3月,安阳西营小学校门南

 

这些孩子们被后人统称为“八零后”,如今他们正在或准备担负起家庭及社会的责任

 

单位幼儿园的孩子们和爸爸妈妈一起欢度六一儿童节

 

三峡,如今只能从图片上回味三峡的壮美了

 


山野村庄的娃娃见到摩托车队甚是欣喜!与孩子们合个影,就能满足他们的好奇心。


 

牛,在山野中放养。

 

驾摩托车结伴远游,亲吻黄土地,拥抱大自然!翻山跃河一路艰辛!一路风尘!一路欢歌!

 

从庙会出来碰到了这位小姑娘,为她拍照时小姑娘就是不肯笑,记得小姑娘的爸爸是北京某医院的医生。

 

  我很怀念这些忘年交的朋友休闲调侃

 

野餐

 

旅途休息

 

开幕前,进行火炬点火试验。不像今天的奥运会有那么多的悬念牵动着我们的心,看,主火炬早早地亮相了。

 

花絮 主会场外的路面还需要整修一下

 

  那时的综合国力大不如今,主会场——工人体育场进行了建成以来的最大的一次翻修,更换了全部的座椅。同时新兴建了一大批体育场馆,形成了以亚运村为中心的建筑群,四环路部分建成,城市的边际向外延伸,为今天的奥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开运动会让孩子们可算是见了大世面!这俩孩子大学毕业后,工作有几年啦。

 

这是谁的主意?边界标志

 

争第一的来了!

 

从会务、检录、裁判到各项目的运动员及拉拉队,职工踊跃参与是难得的盛会。女子百米决赛。远处的两座水塔就是企业自建的。

 

 长跑

 

马路边,一队“红领巾”在学雷锋

 

“阿姨,我们给您的车打气,您先喝点水。”

 

 

“叔叔,您的车没气了,给您打打气吧。”

 

上海电车

 

  今天,你能想象80年代的后几年,北京清晨的车辆还如此的稀少么?

 

  从1991年5月1日起实行新的升降国旗仪式。国旗护卫队由36名武警组成。逢“1”(即每月1日、11日、21日)和重大节日,武警军乐团在现场演奏国歌。实行新仪式不久,又去看升旗,但不知为何只拍了一张如此模糊的照片,17年前原委,成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谜。

 

得,瞧那边!出笑话啦!!

 

跳远

 

男子百米决赛

 

裁判

 

  西北小城的三线企业职工业余生活匮乏,职工田径运动会便显得格外新鲜热闹。

 

运动会就在职工子弟学校里举行。88年的第五届田径运动会,俺有机会拍了几张黑白。

 

不知哪位摄影师的照片,很喜欢以前的电车造型。

 

老的旗杆基座的围栏是封闭的,国旗班的战士升旗前要翻过围栏,和庄严的升旗仪式相比,显得不够严肃,升旗后,国旗班的战士给中学生上爱国主义教育课

 

五星红旗高高飘扬

 


  观看升旗的群众从金水桥到国旗杆秩序井然地排成两道人墙

 

1986.3.31-4.7 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中心小学首届体育节

 

  缅怀(拍摄于86年)原底遗失,照片扫描。那时游客可以登上纪念碑台基,89年7月开始就不能了

 

  一种高可靠型电子元件的综合测试系统,那单位生产的那种装备在“神五”“神六”上的电子元件全部经过它的检测和数据保留。当年合作完成此系统的周先生——也是此系统的主设计和我的老师,此刻正与癌症进行顽强的搏斗,学生借此机会衷心祝愿他早日康复!

 

  星期天才在一起工作的赵工,是国家解放后早期培养的大学生,为人热情、谦逊。这模糊的影像是我为他拍的唯一照片。

10K
本文来源: 噜噜网 | 目前已有 24290 人围观此文,标签:

浮上来留个足迹吧,看帖不回会被鄙视de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