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欧洲时报》图)


  题:透视华人跨国婚姻:再温暖爱情抵不住现实冰冷

  作者 王海波

  编者按:“千里姻缘一线牵”,月下老人用一根红线,把世间两个人的脚绊住,哪怕隔着海,终有机会作成了夫妇。海外华人的跨国婚姻,超越了国度、文化与种族,那该是怎样深刻的一段情缘?然而现实中,一桩桩跨国婚姻或世俗残酷,或光怪陆离,呈现于眼前的浮世绘,令世人唏嘘不已。

  拿婚姻作赌注,输掉的不仅是幸福

  婚姻原本是缠绵爱情的最后归宿,是毅然决然放弃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却心甘情愿投入了纷繁的柴米油盐。但是在现实中,一部分跨国婚姻的目的却并不单纯。出于在海外的现实考虑或实际经历,很多人对婚姻不再信奉“爱情至上”。为了一纸身份而成就的婚姻关系中隐藏了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哀怨?

  对于一心想圆美国梦的人来说,申办婚姻绿卡是最快转换身份的方式。据美国华文媒体报道,年轻貌美的华人王小姐想靠假结婚实现美国梦,不料却陷入一场婚姻绿卡的恶梦。

  王小姐在与律师达成协议,支付订金之后,很快被安排与一位美籍公民见面,随后与男子拍婚纱照、选购婚戒、结婚。然而之后发生的事情却让王小姐陷入噩梦。该律师先是暗示若想让婚姻绿卡办得顺利成功,王小姐须给他特别的“性服务”,在王小姐拒绝之后,仍旧劝诱、威胁,随着申请案不断推展,最后王小姐不得不屈从。

  即便是付出如此代价,最后王小姐还是没能如愿获得婚姻绿卡。本希望借假婚姻获取身份,却落了个既被骗财又被骗色的下场。

  另据马来西亚华文媒体报道,四成嫁作大马妇的中国女子,被移民局发现是假结婚,以便可以继续逗留大马。移民局官员在经过调查及问话后,若发现存在假结婚的问题,将不批准女方的签证申请,并把她们遣送回国。

  分析:在现实中,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把婚姻当作“融入”的方式也许无可厚非,但是把婚姻当作筹码,输掉的也许不仅仅是幸福。

  究竟是爱情的归宿,还是悲剧的开始

  对于华人跨国婚姻的双方而言,除了经受爱情的考验,经历所有夫妻都不可避免的家长里短,还要面对不同的国度,迥异的文化,天壤之别的生活习惯等诸多差异。如果说迈进婚姻,除了爱情之外还需要勇气,那么嫁给一个外国人,也许可以被视为一场勇敢者的游戏。

  来自上海的黄女士与日本人田中举办了日式婚礼,原本以为是美好的开端,黄女士却说:“这也正是痛苦的开始。”洞房花烛夜,原本该是何等幸福浪漫,却成为黄女士的不堪记忆。整整一夜,黄女士都在流泪,她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大地侮辱和践踏。睡在身边的“丈夫”简直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流氓”。田中向黄女士提出了很多她无法接受的要求,但是黄女士却又不得不照做。黄女士深有感触地讲:想要嫁给日本人,第一夜就是一道不得不过的“鬼门关”。

  相爱容易相处难,这在跨国婚姻中体现的尤为明显。不同的文化背景,必然导致各自迥异的思维方式和处事观念。针对黄女士的亲身遭遇,孰是孰非也只能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中国人对待“性”的态度是含蓄的,传统的,是半推半就的羞羞答答,日本丈夫的另类性需求,挑战的不单纯是黄女士的性观念,还涉及到传统的思维模式等。

  浙江青田籍女子晓岚因商务考察来到葡萄牙,就是为了找个葡国人结婚,她坚信在葡国的土地上有一位白马王子在等待着她的到来。之后,晓岚经过在葡萄牙打工的朋友的介绍,认识了葡国中年男人乔治,两个人聊过几次之后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并领取了结婚证,然而幸福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普通的电话,晓岚刚到葡萄牙的时候,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只有一个远在南部法鲁区的高中同学,也是出于礼貌,到了葡萄牙之后不久,她就给这个同学打了一个电话。可就是因为这个电话夫妻俩大吵了一架,因为乔治觉得她“不规矩”,一到葡萄牙就给别的男人打电话,晓岚则觉得很委屈。从争吵到大打出手,以至于邻居报警,法官开出了隔离令,后来男方家人更是赤裸裸地威胁,扬言要把女方赶回国,甚至要让她“尝尝他们家族的厉害”。

  分析:婚姻是一座城,永远都是城里的人想冲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的一场无始无终的轮回。感情的世界里究竟什么最苦?有人说单身时苦,也有人说婚姻更为苦。也许单身的苦,是内心的孤单和寂寥,是一个人的默默承受,而婚姻的苦则是彼此的折磨,是一场逃不出的纠结。一场婚姻绝不仅仅是醉人的温柔乡,也必然要经受雨打风吹的考验。婚姻的苦也许最终化为一把辛酸泪,也许成为了幸福婚姻不可或缺的调剂。婚姻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身出其中才能体会出个中滋味。

  基于爱情却不能依靠爱情,相爱容易相处难

  新加坡国家人口秘书处前些时候公布的数据显示,新加坡本地异国夫妻显著增加,2008年在本地注册的婚姻当中,近40%是新加坡公民与外籍人士的联姻。全球化的趋势以及诸多国家采取的开放政策,促成了新加坡人与外国人的姻缘。不过,婚姻除了建立在两情相悦的基础上,还包括了对不同文化的接纳,还有与彼此家人的相处之道。

  据新加坡华文媒体报道,新加坡人陈顺德和中国山东籍的妻子在1999年结婚,今年原本可以庆祝10周年纪念日,但两人今年初正式申请离婚。

  陈顺德1996年被公司派到山东工作,到当地医院做例常身体检查时,认识了在那里当医生的妻子。他被女方坦率体贴的性格吸引,于是展开追求攻势。拍拖三年后,两人共结连理。陈顺德指出,结婚前曾把妻子接到新加坡来玩。当时妻子和母亲相处融洽,母亲也没反对他们来往。

  妻子来到新加坡后很快取得永久居民权,但由于她的医科文凭不被本地机构承认,无法回到医生岗位,她又不想当护士,所以情绪有些郁闷。妻子找到华文补习教师的工作,情况好转。这时她却又和家婆开始发生摩擦。陈顺德说,开始时妻子与母亲为了琐碎事,比如说,母亲把妻子的东西摆在其他地方,让妻子找不着,就引发互相的不满。妻子和母亲会个别向他抱怨。婆媳关系越来越僵,后来,妻子会故意迟归,等到陈顺德放工后才回家,在家里也尽量不踏出房门。

  陈顺德说:“整个家冷冰冰的,她们根本没话谈,我成了传话筒。那段期间我心里很烦躁,很疲惫,当夹心饼干的滋味真不好受。”陈顺德不是没寻找解决的方法。因为是独生子,他不原意和妻子搬出去住,丢下年迈母亲。他也想到辅导中心寻求协助,但妻子和母亲却不愿意配合。对陈顺德来说,母亲和妻子像手心和手背,都是亲人,但是她们都性格倔强,加上年龄和文化上有代沟,一直无法好好相处。妻子在本地没结交到知心朋友,无法通过社交活动疏解家庭烦恼,最后导致离婚。

  分析:跨国结婚的整体数目不算少,但是婚姻维持下去却很难。文化的差异,思维的差异,传统观念的差异,所有的一切都成为每一桩国际婚姻中必须直面的考验。相爱只需要两情相悦,相处却需要彼此的耐心、宽容,需要彼此对婚姻的悉心经营。

  结束语:跨国婚姻不是以婚姻为目的的一场计划,也不是从相恋到分手的一个程序。我们相信在跨国婚姻中不乏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虽然关于跨国婚姻的负面报道让人感觉:再温暖的爱情抵不住现实的冰冷,然而,我们仍旧期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恒久幸福。
10K
本文来源: 噜噜网 | 目前已有 15246 人围观此文,标签:

浮上来留个足迹吧,看帖不回会被鄙视de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