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华文媒体《华商报》的主编修海涛告诉记者,在德国,几乎每一个村落都有中国外嫁女。

德国男人尼尔斯·霍华德声称,他和朋友们成立了一个俱乐部,名字特别啰嗦,叫作“娶中国太太且只有一个孩子的德国男人互助会”。俱乐部的主旨是,对中国太太们提出强烈抗议。目前大约有10位丈夫参加了互助会,他们在聚会中讲自己妻子们的“坏话”,声讨她们过于勤奋的工作和生活态度,争取自己休闲和喝啤酒的权利。

俱乐部成员纷纷表示,出于对妻子的内疚,他们往往不得安生,不得不更努力地工作。他们无法在花园里乘凉,或者坐在院子里喝上一杯黑啤。

霍华德是一名建筑师,目前正在给柏林政府做一个规划项目。霍华德的中国妻子张朝晖对丈夫的俱乐部表示不屑。在丈夫私下抱怨时,她或许正在厨房里烤面包,或是带着3岁的女儿去上一堂舞蹈课。

这个黄皮肤的德国媳妇,就像所有中国的女性一样:在丈夫眼里,张朝晖永远都在忙碌着,做饭和工作的速度就像冲天火箭。在德国她应当被叫做霍华德夫人。但她会跟中国记者说,“我叫张朝晖,就是毛泽东的诗,芙蓉国里尽朝晖。”

在德国,她是难以计数的中国“外嫁女”中的一员。1994年,张朝晖来到德国留学。除了上学,她陆续做过导游、翻译等工作。她和霍华德邂逅于2005年。那时张朝晖带领一个中国代表团游览柏林近郊的波茨坦无忧宫,霍华德则是无忧宫里的一名兼职导游。

此前,霍华德并没有太多地注意过中国姑娘,“我一直觉得东欧女孩更有吸引力”。不过近十年来,西方小伙子娶一位亚裔太太已经是一桩很“潮”的事情。及至今天,霍华德还常常遭遇朋友调侃:“以后就是中国人的世纪,你的女儿可是最时髦的!”

2008年,霍华德第一次来到中国。他的身份是丈夫和女婿。他去了上海和宁波,后者正是张朝晖的家乡。

在他看来,中国的高楼、马路,看起来和美国“简直没有什么区别”,是一个十足的现代国家。有人直接冲上来,用英文和他聊天,有人穿着不莱梅足球俱乐部的T恤要求合影。还有一个曾在德国工作3个月的中国女孩,比划着手势,用德文向他喊:“我爱你!”

“可惜,我太太的弟弟当时就在我身边。”霍华德笑着说。

霍华德的华人社交圈基本上限于嫁给德国人的中国太太。他说他认识很多中国女人,大约有十几个,但中国男人似乎只有2个。“一个是在工作的时候认识的,另外一个是一位舞者……但他是同性恋,也跟一个德国男人结了婚,所以还是跟德国人结婚的中国‘太太’!”

许雯也是这样的德国媳妇之一。这个26岁的姑娘,获得一张头等舱机票作为嫁妆。这张机票,由上海浦东机场飞往德国海伦堡。在遥远的那一头,新郎大卫乘坐家族的房车,准备迎候这位中国新娘。而新娘穿着白色的vera wong 婚纱进入安检口。

和张朝晖不同,这个出生于1984年的姑娘一直以“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作为人生信条。许雯在上海念大学期间,她和豪门小开、官二代都有交往。毕业后,嫁给大卫,是许雯在“入豪门未遂”之后的妥协。

现实和许雯的幻想有很大的差距。在当地,大卫的家族是古老的勋爵后裔。和张朝晖之类依然需要辛苦工作共同养家的中国女人不同,许雯被婆婆勒令在家,放弃服装设计专业。这个年轻的姑娘必须学会插花、剪叶子、做三明治,以及负责生孩子。

“真是三从四德!”许雯摇摇头。

许雯的抱怨在婚后第二年达到顶点。夜店在她居住的乡村基本不存在,镇上的酒吧很早就打烊了,电影院里的选择并不多。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上海的纸醉金迷”。

她的交际圈局限于丈夫的朋友。尽管,在这个郊区,至少有七八名远嫁德国的中国媳妇。但许雯和她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这些中国媳妇们大多出生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每天都要上班、做家务和带孩子。
  
许雯至今对德国人的交往方式也不是十分习惯,“拿着一杯啤酒,谈谈天气或者睁大眼睛赞美对方的服饰,无趣!”
  
作为同样嫁至德国的中国太太,左菁则总是满意地说自己“家庭美满”。1986年,她来到德国读书,和德国丈夫在波恩结婚。1990年,夫妇俩随政府搬迁到柏林。她依然做着自己喜爱的翻译工作,甚至曾为习近平等中国高层领导人担任翻译,而她的丈夫则在智囊机构工作,与德国政府往来密切。
  
在左菁看来,有些中国太太们因为期待值过高,对远嫁之后的德国生活充满向往。而事实上,由于社会发展的成熟度不同,德国人并不会特别在意中国人所在意的东西,比如车子、房子和养老金。一些中德夫妻,往往因为观念差异、生活习惯不同而走向离异。
  
不过,让她欣慰的是,当年和现在嫁到德国的中国姑娘,无论外表还是精神上,都发生了“变化”。新时代的中国太太,更独立、叛逆,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想法。
  
一位学艺术的北京姑娘,和一位著名的德国摄影师——曾经拍摄《罗拉快跑》和《朗读者》的那位——谈起了恋爱。已经怀孕的她本以为自己会因为艺术爱好和人生理想嫁给他,却突然不甘心地发现自己“沦落”成为家庭主妇,做着各种琐碎的事务。这位姑娘就跟小说里的娜拉一样离家出走。她租了一个很小的房子,卖石头项链之类的小饰品为生。依然独身的这位北京姑娘如今已经开办了一家太阳能设备的公司。“你不知道,她现在多威风!”左菁大笑着比划。

(许雯为化名,周凯莉对此文亦有贡献)

10K
本文来源: 南方周末 | 目前已有 108458 人围观此文,标签: ,

浮上来留个足迹吧,看帖不回会被鄙视de哦:
cc
2011/06/09 18:54 说:
我也是经过多少次的思想斗争才决定成为外嫁女的,相比在国内的生活德国的生活很无聊啊。而我才刚刚开始。。。。。。。。。。。。。。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