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神童莫扎特的伦敦之旅(中)
| |
2010/09/06 音乐
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1756 - 1791)

我决定去探视两年之前曾去过的小莫扎特在伦敦西部的贝尔格雷维亚地区的故居,即伊波里街180号(180 Ebury Street )。我从维多利亚火车站出发,沿着白金汉宫路行走,经过长途汽车站不久,就见到匹姆利科大教堂伫立在安静的街道旁,径直对着树影婆娑的一个小花园。其实这是周围几条马路围起来的一个安全岛,伊波里街也是其中的一条。

安全岛被高大浓密的梧桐树叶遮的严严实实,树荫底下,一尊铜像站立在一座近两米高的底座上。这正是音乐神童莫扎特。莫扎特身穿一袭演出晚礼服,左手抚着小提琴,右手执弓,低头沉思,仿佛正在进入演奏状态。这尊铜像是由当地的公众集资,为纪念天才的音乐家做过这里的居民,在莫扎特逝世二百周年的日子里矗立的。

从安全岛上的一块大铜牌上,我了解到莫扎特在伦敦的更多轶事。原来莫扎特一家之所以从苏豪搬来,乃是因为苏豪地区太吵闹,以至於小莫扎特根本无法静下心来进行音乐创作。搬家的另一个原因是小莫扎特的父亲到伦敦以后,兴许是太操劳,也可能水土不服,竟然生了一场大病,急需静养一段时间。因此在一位医生朋友的帮助下,搬到了离安全岛咫尺之遥的一幢房子里。我猜测,那时莫扎特和他的姐姐都还是孩子,他们的父亲就身份和地位来说,绝不可能有这么一位富裕的医生朋友。这位医生一定是欣赏小莫扎特的天才,才愿挺身相助的。

安全岛也叫橘子广场,当时属于切尔西地区。那时候这里还是城乡结合部,安全岛在那时是一个农贸市场。橘子广场可能就是出之此处。不过要是由我来进行这里的市政管理,我会极力推荐将橘子广场改名为莫扎特广场。

离铜像最近的马路就是伊波里街,莫扎特的故居同我不久前看到过的梵高故居风格一模一样,也是三层楼的排屋。唯一的区别只是梵高的故居在平民区,而我现在站立的地方则为富人居多。

故居门前当然离不开蓝牌,但是这块蓝牌上特别强调了小莫扎特一七六四年在这里创作了他人生的第一部交响乐。其实,小莫扎特在伊波里街的住宅里还写出了好几首小提琴协奏曲和一首钢琴独奏曲。

让小莫扎特在英国成名的应该归功于他在瑞纳拉夫宫花园(Ranelagh Pleasure Gardens)的两场公开演出。此后小莫扎特和他的姐姐又获得了为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和夏洛特皇后演出的机会。

橘子广场上的大铜牌揭示了小莫扎特在瑞纳拉夫宫花园里演出的辉煌场面。演出的海报称莫扎特是奇才(Most Extraordinary Prodigy)。瑞纳拉夫宫花园是当时的一座专供王公贵族享乐和社会交际的皇家花园,坐落在泰晤士河的北岸,与皇家切尔西医院相邻为伴。可惜这座皇家花园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原来的位置上现在是一所主攻整形外科的私家医院,而皇家切尔西医院也从专为皇家老兵服务的休养所改成了综合性的福利医院。

我注意到故居同左边的另外三幢同样的排屋前还树了一块白色的路牌,上面写着“莫扎特排屋(Mozart Terrace)”几个大字。莫扎特排屋这一边的房屋看上去很新,可明眼人都知道是很有年代了。只有马路对面的高层公寓楼看上去要年轻得多,不过它们却非常精致,甚至连阳台栏杆都是雕花的。

我在莫扎特排屋前来回走动,正逢一位老太太提着购物袋从外面回来,并用钥匙打开了莫扎特故居的大门。她一回头,见我正盯着她,对我友好地笑了笑,我刚想上前搭话,一犹豫,就见老太太把门关上了,害得我后悔了好一阵子。

马路对面,一家古董家具店的橱窗里摆放着一幅小莫扎特和他的姐姐以及父亲一起排练的画像。画像里,小莫扎特拿着乐谱,他的姐姐坐在钢琴前,而他们的父亲就用小提琴为他们伴奏,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离莫扎特排屋十米远的地方,一家装饰优雅的咖啡馆吸引了我,“William Curley Chocolatier”的店名竟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心动,我忍不住走进去坐了一个时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英国式的咖啡店,很受英国人的青睐。

这一地区在莫扎特时代隶属于切尔西,由于伦敦行政区的扩展,这里成了贝尔格雷维亚地区的一部分,而切尔西则从它的西面延伸出去,演化成伦敦最富裕的住宅区。可莫扎特故居并没有因此被人冷落,每时每刻都在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来客。(未完待续) 2010年08月05日於伦敦

 

 

Orange Square

180 Ebury Street


180 Ebury Street
10K
本文来源: 噜噜网 | 目前已有 55419 人围观此文,标签: , ,

浮上来留个足迹吧,看帖不回会被鄙视de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