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融合争论再起 德国的我们和他们
| |
2010/09/06 德国新闻
外来人口激增已成为时下热门话题。

  这边厢,我国人民对政府不断引进外籍劳工和移民表示不满。他们抱怨工作和教育等方面出现激烈竞争,屋价节节上涨,生活空间也越来越拥挤,使得生活素质下降。除了民生,人们也关注移民与本国公民的融合,担心外来人口在短时间内大量涌入,对社会造成冲击,也削弱人们对国家的认同感。

  李显龙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上详尽解释引进外来人口的必要和强调移民的贡献。他指出,由于人口老化加剧,生育率偏低,国家需要引进移民及外劳来支持经济发展和应付激烈的国际竞争。

  新加坡引进的移民和外劳以中国人为主。李光耀资政之前接受《国家地理》杂志访问时更直指新加坡人不及中国人刻苦,并表示如果国人仍安于现状而在竞争中落后,那是他们自讨苦吃。

中东移民涌入德国

  那边厢,德国移民人口激增和社会融合的争论也成了本周各大媒体的主要话题。所不同的是移民被批好吃懒做。被批评的对象是回教徒。

  德国央行董事蒂洛·扎拉青(Thilo Sarrazin)在新书《德国正在自取灭亡》中,指责回教徒移民不愿意也没有能力融入西方社会,他要求对移民进入西方社会进行严格筛选。他在书中宣称,由于中东移民涌入,即将淹没本土居民,创造一种新的劣等生,德国正走向自我毁灭。

  扎拉青提出的论点之一是:回教徒人口智商和教育水准低但出生率高,从长远看回教徒有朝一日会成为德国的多数居民,“自然而然地,我们会变得越来越笨。”

  扎拉青书中还批评土耳其人和阿拉伯移民懒惰,没有积极进取之心,除了做水果和蔬菜零售,对社会生产力没有任何贡献。相反地,这些人享受的经济成果和福利却远高于平均水平,从经济角度考虑,这些人成为了国库开支的一大负担。

  扎拉青批评欧洲回教徒的风波还未平息,他又画蛇添足,就犹太人基因问题发表“伟论”,说犹太人有某种特定基因,这让他们有别于其他人,再次引起轩然大波。国内回教徒和犹太人组织纷纷抗议其种族主义言论。他的言论在联邦政府也受到尖锐批评。

  默克尔总理和多名部长发表讲话,指责扎拉青的观点完全不能接受,其言论具有排外性,将导致社会分裂。央行指扎拉青损害银行形象可能会被撤职。社民党打算对他采取纪律行动。

  扎拉青的论点其实不新,近几十年来,随着白人基督教徒人口生育率的下降,西方社会人口反差的比例越来越大。

  美国前总统安全顾问布雷津斯基在其《大失控》一书里,也一再强调长此下去,美国社会有“解体的危险”,其主要的论据是到了2050年,美国人口中的种族构成将发生根本性的逆转。而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也是建构在“文明、宗教、种族”三位一体的基础上。

  《世界报》网站逐一点评了扎拉青的观点,认为其剖析确有客观成分,问题是其结论有侮辱性,政治上不正确。

  德国的确正面临本土人口萎缩的危险前景。自2003年以来德国人口不断减少,主要是受良好教育的阶层迫于社会环境大多不愿生儿育女。

  德国移民与融合事务基金会专家委员会主席巴德表示,因为移民人口越来越年轻,并且出生率比德国人口出生率高,所以移民人数增长的趋势在今后几年还将持续。

缺乏融合政策

  德国人口8200万,有移民背景的人口1500万,其中土耳其人最多,约有160多万。他们是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西德经济起飞时前来当廉价客工,照理在合约满期后就得回国。

  由于当时普遍的观念是德国并非移民社会,外来移民在德国的融合问题长期以来被忽视,客工无需学德语,不需要融入主流文化,其文化背景和宗教信仰也不受干涉。几十年下来,由此产生的社会问题有目共睹,连默克尔也不得不承认这点。

  第一代和第二代土耳其客工有不少在德国落地生根,在德国生儿育女。他们一般从故乡娶妻或和同族人结婚,下一代沿袭传统,受教育不高,无法和其他阶层竞争,他们之中的失业率也较高,小部分失落者倾向极端的原教旨主义。

  调查数据显示,具有移民背景的公民普遍受教育和职业培训程度低,往往比社会上大多数人更容易失业。这增加了社会不稳定性,对移民社会的民主造成威胁。

  扎拉青曾在柏林当过市财政委员七年,很了解德国的财政、就业和人口结构的严重问题,所以不是无的放矢。综合而论,他认为德国缺乏一套融合少数族群尤其是土耳其人的长远政策、这方面的疏失已在国内形成一道深邃的文化鸿沟和削弱对国家的认同感。

  但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大部分媒体认为扎拉青的言论有辱在德国勤恳工作的大部分回教徒,只有右派媒体和一些右派党员公开挺他。

  其实,不少德国人挺赞同扎拉青的见解,只是没公开宣之于口。周四的民意调查显示,只有35%人不太同意他的理论,支持的人有30%。56%把移民未能融入社会归咎于移民,只有11%归咎政府。

  有论者说,扎拉青的错误不在于就问题进行剖析,而是其观点散发出对相当多社会群体的不平等看法。如果他善意指出某些民族的弱点,多半不会被认为是挑衅;他挖掘其他种族文化的根,得出刺耳结论,难免犯众怒,而有关犹太人基因论则有导入纳粹种族主义理论歧途的危险,更是犯了大忌。

  移民的概念在政治和经济上是正确的,但政府操之过急未顾全后果或移民本身不积极融入社会,很容易使本土人和移民分成“我们”和“他们”的对立阵营。而人们谈论移民问题时没顾忌种族宗教和文化敏感性,再有理也会变成政治不正确。

10K
本文来源: 联合早报 | 目前已有 31703 人围观此文,标签: ,

浮上来留个足迹吧,看帖不回会被鄙视de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