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进表店时,展示柜里明明是摆满了各种款式的劳力士手表,可是不出半个小时,回来再看时,大约三分之二的手表就没了,……这哪里是在买手表啊,跟菜市场买白菜一样,难道劳力士不要钱?太恐怖了!”

同团中来自湖南的一位少妇这样抱怨道。当然,她自己相中的那一款劳力士表也被人无情地买走了。而且,从德国到意大利,再从瑞士到法国,一路上她始终也没能买到自己心仪的劳力士手表。因为她太谨慎了,她要比较价格,她要计算汇率差价,所以她总是犹豫不决,总是在表店没货可卖的时候开始后悔自己没出手买下一块表,然后只好到团队的大巴车上跟她的老公拌嘴,抱怨。

“其实,你一个女孩子家完全没有必要买劳力士,那表男人戴还可以,女孩子戴的话太张扬了,不如卡地亚好。”看她那懊悔的样子,俺忍不住替他老公劝了劝她。

说话间,同团中一对来自清华大学的老夫妻从兜里掏出一块刚买的卡地亚表出来,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这位先生说的对,我的儿子就是指名要买卡地亚表的,现在年轻人认卡地亚,不认劳力士……。”

清华退休教师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熟悉的东北口音在耳边的响了起来:“对呀,年轻人认卡地亚,不象我们,只认欧米茄。”那当口,又一款精美的卡地亚表随着东北口音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位东北口音的老头,是团里公认的首富。如果俺没记错的话,这家伙几天前在科隆的免税店里第一次出手就拿下两块欧米茄。什么时候又弄了块卡地亚呢?这也太牛B了,还让不让我们活了?…这回轮到俺开始抱怨了。

“既然你们能豪爽大方地出手,俺也不能空手而归,是吧?可是,买什么好呢?”俺琢磨来琢磨去,决定出手LV。因为清华的老夫妻的任务还没完成,还要在下一站巴黎的老佛爷给儿媳妇买LV,俺一时兴起,决定跟着凑热闹。

可是,LV并不好买,导游多次警告团里的人,欧陆的LV几乎被中国人抢光了。LV的物流体系,决定了它的每家店里没有过多的存货,看好的包就得立马出手,不然买不到。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越是有困难,越要买LV。

带着抢购LV的坚定的决心和必胜的信念,到达老佛爷后,俺和清华大学老夫妻第一个跳下车,站在了LV店前排着的长长的队伍后面。

按老佛爷LV店的规矩,每拨只能进2人,最多3人。而且,要等店内的一拨客人走出后才允许进入。不排队擅自进入的话会被无情地赶出来,即便不被赶出来你也买不到包,因为没有导购小姐为你提供服务。

就这样,俺和清华大学的老夫妇在长长的队伍的末端开始了漫长无奈的等待。期间,看到很多不排队的中国人趁着店员不注意混进去,结果被赶了出来,在洋人面前出尽了中国式的洋相。

好不容易排到了门口,同团中的几伙人突然出现在俺跟前若无其事地搭话,不知不觉地,他们都站在了俺的前面。因为是同一团的人,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俺不好发火,但明显地,俺能感觉到排在后面的人的愤怒的目光。

LV店里懂中文的导购严重不足,俺让了两拨同团的人进去后,觉得这样慷慨下去不是办法,俺无法向排在后面的人交待。所以,虽然凭俺的英文水平不一定能保证俺买到合适的LV所需要的沟通,但当一个英文导购腾出手的时候,俺还是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

货架上陈列的包只需扫一眼就会让你心凉一半,没有中意的款式。而俺用英语又很难表达自己想要买的包的款式。说实话,即使是用汉语俺也表达不出来,因为俺实在缺乏这方面的知识,俺到欧洲只是为了玩,之前完全没有购物的想法,甚至还没有搞清楚这个包是该送给老婆还是用来发展情人。就这样在店里转了一圈后,俺发现根本没有俺想要的包。

时不我待,这样拖下去的话,没几分钟俺就会空手出局。慌乱间,俺指着一个稍微能看上眼的款式,让导购拿给俺看,装模作样地在包里翻了翻,然后向她询价。

事后证明,迈出这一步很重要。导购在弄清了俺的意图和喜好后,拿出了相近的几个款式让俺选。这期间,很多人围过来你一言无一语,让俺迅速地对款式和价格大体有了了解。最终,在收银台前,一对正在付款的上海母女看到俺摇头不满意的样子后,让俺看她们选中的包,小声告诉俺说同款式的包还有一个,你要是看好了的话,就让导购给你找。

导购无奈地摊开双手说那个款式的包已经没有了。上海母女坚定地告诉俺说:有,一定还有一个。因为几分钟前她们见过,之后她们一直占据着收银台,期间没见到别人抢走那个包。

接下来,俺对导购给推荐的任何包都摇头。导购无奈,花了很大的力气,询问了N多同行,终于在一个柜子里找到了俺想要的包。

导购在电脑上查价的当口,那个包N次被其他顾客抢去,逼得俺不得不用中文大声喊道:那是我的包!同时,迅速地掏出钱包,一副非买不可的架势,吓退了其他抢购者。

付完款后,提着大大的纸袋走出LV店去办退税手续,也不知道该兴奋还是该懊恼。

据说,今年以来,老佛爷的LV店多次在没下班的时候关门打烊,因为店里已经没有包可卖。而俺在一路的欧洲行程中,只在两个地方见到过LV包,很多城市的店里根本没有LV可卖,都被中国人抢空了。

老佛爷LV店的战果是,清华大学的老夫妻没能给儿媳妇买到可心的包,而湖南的少妇花近2000欧元买下一个酒红色的包,不是很满意(俺窝囊她说那包的颜色适合更年期妇女),她非要跟俺换。

回到国内后,偶然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说9名中国游客在瑞典被盗,损失大约160万元。其实,跟团到欧洲走一趟就会知道,这个金额根本不算什么。十几万、几十万人民币一块的手表,就想卖大白菜一样,说卖掉就卖掉。俺在此行的几天中,江诗丹顿那一类品牌的手表一块也没见到,也可能是洋人不想卖给中国人,总之就是没货。

三十年前,富裕起来的日本人曾经抢购过欧洲,让欧洲人很是不齿。现在,风向变了,欧陆各地到处是中国人,重演着三十年前日本人抢购欧洲的那一幕。俺无意中一时冲动,也加入了抢购的队伍,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是风光呢还是耻辱呢?想来真是愚蠢,滑稽,可笑。
10K
本文来源: 和讯博客 | 目前已有 21595 人围观此文,标签: ,

浮上来留个足迹吧,看帖不回会被鄙视de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