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为什么长粉刺?这可能是从进化过程中遗留下来的一点瑕疵,在进化的过程中,粉刺曾经使猿人的毛发不断地、迅速地消褪,最终让我们进化成现在的人;而现在人们的皮脂分泌太多了。

人类的粉刺,是我们从动物进化为人所残余的一部分,还有一些物种也受粉刺影响,如墨西哥无毛狗和人工养殖的实验犀牛小鼠。

人类为什么要长“粉刺”?

粉 刺是最受人类诅咒的疾病,它带给我们很多痛、(一些地方85%-100%的青少年有粉刺,意味深长的是少数成年人也有粉刺),为什么人类对黑头粉刺、丘 疹、脓疱、结状脓肿暴发(重病例还会造成持久疤痕)如此的不舒服?据进化理论家史蒂芬·凯利特和保罗·吉尔伯特的说法,我们大概应感激名声不好的粉刺,为 适应环境,粉刺使猿人的毛发不断迅速地消褪,皮肤表面的毛发越来越少,这也可能是迎合我们祖先保持身体凉爽的要求,例如,在热带草原狩猎生活,基因使毛发 减少但也产生美容方面的问题。

凯利特和吉尔伯特研 究人类脂肪腺的进化,脂肪腺本来作用于皮肤上覆盖的毛发,脂肪腺的进化滞后于我们外貌的改变。结果所有油腻和润滑的皮脂,本是用来润滑毛发的,但能润滑的 毛发数量不多,因此皮脂开始逐渐积聚,阻碍我们的毛孔。这种进化很好地说明了粉刺是大自然的“聪明的创造”。  但是这位狠心的上帝似乎忘了点什么,人类越发展我们越是强烈的意识到皮脂分泌的脂肪腺可能太多了。

粉 刺开始成为我们的麻烦,这也是进化给我们人类另一个清晰显著的特征,粉刺爆发让人心烦意乱,当然我指的是对别人怎么看待自已很敏感。尽管没有对这个说法公 开辩论,但好像其它物种并不关心其他同伴的看法。就如我曾说过的,人类因“心智发达”而成为天生的心理学家,因为敏感,人们厌恶看到粉刺,或出于单纯的好 奇,身体的瑕疵让他人一览无馀,导致我们在群体中处于彻底让人厌恶的状况,当人们进入青春期,他们的鼻子表面布满令人憎恨的粉刺,这时的人际关系感觉已烟 消云散。

根据2005年《英国健康心理期刊》的研 究报告,心理学家克雷格·默里和凯瑟琳·罗兹通过面谈,发邮件,对大约十二个网络粉刺互助小组进行了调查,这些粉刺患者用抗生素或荷尔蒙治疗粉刺,并受此 困扰至少一年。米歇尔生动地描述那种感觉就像你碰见的是某个陌生人,当面对面谈话时,我能感觉到不自然的气氛慢慢摧毁了我,终于我不知所云,开始结结巴 巴。我心理开始崩溃,特立独行的我以前从不担心别人是怎样看我,但现在我不知所措,我不知别人是怎样想的。这真的很痛苦。我给很多人说话,我承认他们看到 我的粉刺,更希望与我保持距离。另一个女孩劳拉来信说:“当我和别人讲话时,我总是直视她们的眼睛,发现她们眼神漂移不定,避免去看我脸上的青春痘,大家 都是这样。她们边说边想着其他的事情,我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他们在以貌取人或在嫌弃我,粉刺使我在群体中备受蔑视。”我非常同意她所说的。尽管我们同情 或者对备受粉刺折磨的人感同身受,但我们之中最有爱心的人士也不想与粉刺患者发生联系。

谢 菲尔德大学心理学研究学者特雷西·格兰德菲尔德和她的同事在2005年的《英国健康心理期刊》上发表上述报告,他们使用《含蓄的交往测试》在野蛮,邪恶, 丑陋,争强好胜,呕像,肮脏的人的个人皮肤清洁程度进行对比,粉刺患者更容易让我们感觉不愉快。创建此测试的凯利特和吉尔伯特认为这不公平。潜意识地对那 些严重粉刺患者作出本能反应,也透露了我们的进化起源。先前的研究指出引起皮肤外观发生重大改变的如流血,脓,毛发脱落等,能引发很大的反感,怕被污染的 恐惧超过恐惧皮肤外表破坏的人,如患有白癫风,葡萄酒色斑的人。

对很多人来说,特别是社会高度关注的那些名人,粉刺不只是简单讨厌的东西,在一定程度上它会给自我形象造成灾难性的影响,引起严重的精神健康方面的问题,痛苦程度与烧伤或意外事故面部毁容不相上下。

新 西兰三分之一的青少年因粉刺困扰有过自杀的想法,四分之一青少年临床诊断显示有很高的抑郁症,十分之一青少年有高度焦虑。很久以前的1948年,  临床医生玛丽恩.苏兹贝格和Saide  Zaidens总结:我们经过深思熟虑的看法是,没有任何一种疾病像粉刺那样能引起如此多的精神伤害,父母与孩子关系紧张,不安全感增加和自卑,更多的精 神折磨。

60  多年来治疗粉刺的产业一直保持巨大的增长(因此有了精神病学子域:精神皮肤病学),尽管药品有副作用,医药产业园的软膏药物,乳霜和药丸仍是生意繁荣,今 天的粉刺患者脸上充满脓包的日子已成往昔。但是,不是所有的药物能治好粉刺,个体对药品的反应,有相当大的差异,目前还没有完全治愈粉刺的药物。实际上, 我怀疑与上代人相比,今天的人患上中重度粉刺他们会更加抑郁,就像胖子尝试通过每天的节食来减肥但没有成功一样,大多数报告感觉他们对现状无能为力,一些 人用各种治疗方法试图摆脱粉刺的烦恼,但是仍然失败,可能会让他们比以前更感到自卑。

为什么有些人不长粉刺?

让 那些可怜的人带来一点小小的慰藉的是,像大多数人类遗传特征一样,基因和周围环境结合才会促使粉刺的产生。确切地说,我们的DNA与日常饮食有着相互影 响,洗脸习惯,暴露在太阳下,或一些一知半解的其它因素。让人可怜的墨西哥无毛狗,就比其他狗类有更多的粉刺,当然,我们的无毛猿也是这样的情况。我们的 生活方式与家庭遗传相比,生活方式与粉刺的联系更多一些。非常有趣,为什么是这样还不是很清楚,无疑某些如巴布亚新几内亚Kitavan  岛民和巴拉圭原始部落狩猎者没有粉刺的困扰,他们的日常饮食和生活方式与我们有很大的不同,是因为他们基因?

是 的,他们很少有粉刺病例。一些人很幸运,如皮肤光滑的伍基人或出生在Kitavan岛的土著,终身不生粉刺非常罕见,最好的推测是你不是一个废寝忘食工作 的人,这样皮脂分泌不旺盛,因此,像其他人那样,你将只是偶尔长个小红点。根据你的心理健康,粉刺将会潜伏在你身体的某个地方,而不是在你的脸上布满繁 星。

不管你的粉刺是否在你十几岁时消失或直到你40岁才退隐江湖,我向你保证你脸上的脂肪腺终将有一天会停止工作。

尽管到有皱纹时你很容易摆脱脂肪腺给你的困扰,举例来说,我不记得我89岁的祖母脸上长过一个脓疱,已经青春不在的她用叶酸给身体补充水份。

所 以请记住,你遮掩发红的皮肤,感受伤口化脓的痛苦,花容稍憾,这没有什么可丢脸的。如果你需要就请求帮助,你要意识到并不只是你一人有这种烦恼,减少不必 要的担心,应该去得终要去。最重要的是,在进化的过程中,粉刺曾经使猿人的毛发不断地、迅速地消褪,最终让我们进化成现在的人。

10K
本文来源: 噜噜网 | 目前已有 15365 人围观此文,标签:

浮上来留个足迹吧,看帖不回会被鄙视de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