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恶事
| |
2013/05/26 博论杂谈
文 / 萧秋水


我从来不在网上与人粗口相骂,生活中我也从不喜欢粗口,我有时候会对极好的朋友说“滚”,那是一种极亲爱的状态下才会的撒娇方式。

许多年来,根本的价值观也从未改变过,也许以前曾经偏执,毕竟我所受的教育,还是传统教育,也被洗过脑,但现在的感觉,是越来越清明和简单。比如我以前坚拒日货,自己从来不买(但没办法做到不用,因为我爸爸相信日本家电,另外亲友有时候送的礼品是日货,也不好拒绝),后来我去日本,小范围改变了这一做法。

我已忘记何时接触个人品牌的概念,但事实上,长期来,一直注重个人品牌:做人做事,出于本心,不矫饰,不夸张,不欺骗,不人前人后一套。

而这也许更多得益于我自幼所受教育:君子慎独。生长在儒家故乡,有时候,那种影响,纯粹是潜移默化。我一直记得当年我爸爸让我们练钢笔字(他自己写得一手好书法,毛笔和硬笔都很棒),写过一副对联让我反复抄写: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我目睹过太多是非,而很多是非,往往是因为人前人后的表现不同。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我记得去年去给深圳某银行讲危机公关,我的建议非常简单:最好的危机公关策略,是“不做恶事”。

这是一个网络时代,只要做了,就一定会被人知。就象微博私信,你说了不得体的话,就有可能被人截屏发出来。当事人可能都不会发,但也有可能被黑客揭出来。身为知识管理研究者,尤其是研究过竞争情报和信息安全的人,我的安全意识一直算是比较好,所以当郭美美所谓17.2G视频流出,我只会淡淡一笑。而当某些朋友盛赞某位女性,我会因为信息相对全面些,当现有的信息不足以解释她的一些行为,我不会盲目盛赞,即使朋友要求转发,我也不参与。

人往往会对信息做出倾向性选择,喜欢的就多加注意,不喜欢的人所发的信息,就会忽略或者反感,而我是:即使我反感那个人,我也会注意其所发信息,这是我的纠偏机制,避免让我陷入个人好恶而失去了相对客观的判断。

就象朱令这个事件,我是阅读了大量的资料后,才做出自己相信的判断,才会去转发一些微博。

我承认我的阅读量惊人。当我对某个人或某些人、某个事件好奇,我会做大量搜索,包括原原本本地看完相关视频、各种维度的描述和分析,包括把相关信息填列进思维导图并做长期跟踪。时间线、空间线、人物、关系、事件……这是知识管理研究者的思维和行为习惯。我会透过蛛丝马迹,组合信息。

当然,很多时候我都不写、不说。我并不认为我掌握了足够信息,所以我谨言慎行,不轻易下结论。在这个纷纭的网络社会,要说看清、看透,谈何容易?何况人事物都在发展中。

象我这样的人,如此冷静、理性、克制,注定了不会有大的成就,而我也安于如此。我的确更满足于内心的宁静,不失必要的热忱。看的太多,有时候,也难免厌倦。

我只知道,对我来说,如果成就是靠出位搏来,那不是我想要的,而且,我一直相信,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引用
《礼记·中庸》:“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
10K
本文来源: 萧秋水的日记 | 目前已有 17199 人围观此文,标签: ,

浮上来留个足迹吧,看帖不回会被鄙视de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