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关于青年中心的争执
| |
2009/01/06 德国新闻
   德国各地都设有青年中心,供学生在业余时间活动使用。这类设施一般都由各地方行政机构、教会以及一些独立的青年工作机构资助,受当地的青年事务局监督,由社会教育工作者参与中心的日常运作。

    为了解决青少年在业余时间无所事事的问题,青年中心会组织安排多种多样的活动:比如迪斯科舞会和体育比赛(足球、乒乓球、台球等)。社会教育工作者也会就学校读书、与父母的关系、毒品、爱情、性、法律等方面问题提供个别帮助和咨询。青年中心还举行文艺活动,包括音乐会、戏剧等;也举办一些研讨会、讲习班(团队工作训练班、求职培训班、自我防卫班、互联网研讨会等)。

    青年中心的开设曾有过两次高潮期,一次是在战后初期,第二次是在1970年左右。后一次高潮期也受到当时学生运动的影响,一些青年中心要求自治,即由青年自己管理。但“自治”维持的时间不长,最多也就几年。不过它至今还在产生影响,如中心的社会教育工作者和青年人平等相待,一起商量活动安排等。

    下萨克森州前司法部长克里斯蒂安-普菲弗(Christian Pfeiffer,社民党)先生是一名犯罪学家,他指出,青年中心现在已成了暴力团伙聚集、吸毒之地,是一个让社会工作者十分头痛的地方,是暴力的温床,要求予以关闭。此言一出便立即遭到了围攻——要知道,那些在青年中心奋斗的社会教育工作者,已经开始被人们称为“日常生活中的真正英雄”。

    贝内迪克特-施图尔策黑克(Benedikt Sturzenhecker)先生是汉堡的一位教育学教授,他认为,那些“日常生活中的英雄们”在德国一些有问题的社区为青年工作竭尽全力,就像美国西部影片里的英雄受百姓之托治理野蛮行径一样。然而这类棘手的工作并不为人所知,很多人以为在青年中心只是进行一些边缘工作。只有业内人士知道,伴着嘻哈音乐和台球游戏,他们实际上在做什么——即使是该区域的政治家和负责人一般也都不知实情。他指责普菲弗教授不了解情况。青年中心的现状是缺人、缺钱,还缺少政界和公众的关注。
 
    当普菲弗在2006年第一次公开表示反对将纳税人的钱用于青年中心时就激起众怒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正是资金不到位,这使得一些地方的工作不能得到保障,许多青年中心场地破落,缺乏改进方案,只剩一张摇晃的乒乓球桌和无所事事的社工。上千名青年教育工作者、辅导员和相关研究人员(包括施图尔策黑克教授)在一封公开信上指责普菲弗的看法是以点盖面的诽谤和哗众取宠的偏见。

    这只是一场激战的前奏,这种情况在大学里是罕见的。普菲弗在今年秋天一期《青少年犯罪法和青少年福利救济事业杂志》(Zeitschrift für Jugendkriminalrecht und Jugendhilfe,简称:ZJJ)上表示,批评者想怎么写,就让他们怎么写。他和他的合作者坚持认为,青年中心是暴力扩张的一个因素,有必要逐步关闭。社会工作的岗位和设施应该挪到全日制学校里去。

    这再次引起了抗议,有六位教授指出了普菲弗团队把青年中心描写成险恶的地方是一种与现实不相符的诽谤。

    普菲弗的观点的基础是下萨克森州犯罪学研究所的调研结果。在询问了3661名九年级学生之后得出的结论是,三分之二去青年中心的人是“问题人员”:受教育程度低、大多数是外国人、自制能力差、有较多的罪犯朋友;此外,其中逃学者和吸毒者比不去青年中心的学生要多三倍。根据这种趋势可以推断出,这一群体中有一种助长暴力的能动力在发挥作用,而教育学者则很难应付。只有把青年工作搬到全日制学校才能给这些团伙机会,摆脱他们与社会的隔绝,进入一个较好的朋友圈子。

    一些青年中心确实发生了一些问题,比如在施瓦本地区一个青年中心的网页上就有人抱怨说,不规矩的人才到那里,偷钱,无法无天,而那儿的管理人员则无能为力。在下萨克森州梅克尔费尔特(Meckelfeld),一群年轻的土耳其人被禁止进入汉堡附近的一家青年中心,于是他们威胁工作人员,直到警察出面干预。类似的事件在汉诺威也有发生,一群年轻的科索沃阿族人威胁要占领青年中心。去年在莱茵地区的梅根海姆(Meckenheim),市政府甚至关闭了青年中心,理由是那儿成了犯罪青年的聚会点。之前,基民盟的青年组织曾做过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五分之四的青年人不愿去那个中心,因为那儿都是居住在德国的外国人。

    施图尔策黑克等科学家认为,活动中心之所以成了“教育下角”,是因为多年来年轻人在街头、公共游戏场地和公园长椅受到驱赶,青年使用公共空间的权益被忽视,有些成年人经常喊警察、抱怨——往往夸大其词,说他们喧闹,脏乱,饮酒,破坏公物和打架。越来越多的居民试着去破坏青年人的聚集点,比如在长凳或可坐的地方涂上沥青或粪便,甚至在游戏场地上的乒乓球桌上抹工业油,使之不能使用。结果引发了许多小“战争”。最终,这些游荡的团伙被驱逐到了社工人员管辖的地方——青年中心。

    如果因为青年中心发生了暴力事件,就应该关闭,则是一个错误的结论,这就像在有些学校里发生了暴力事件,就要求关闭学校一样荒唐。

    在十二月份的《青少年犯罪法和青少年福利救济事业》杂志上,普菲弗和他的合作者再次发表对批评者的意见,认为他们的观点是滑稽和荒谬的,并嘲笑那些教授的反应是用美丽的教育学语言勾画青年社会工作的幻境。普菲弗声称,10年或15年前他也曾相信校外青年工作的效用,但渐渐发现到那儿去的人中“有问题人员” 的份额越来越大,直到发生了质的变化。情况就像一些大城市中的一般中学,成了滋长犯罪的要素。

    如何对待青年中心里有问题的访客?梅克尔费尔特的社教人员汉斯-万讷(Hans Wahne)认为,面对那些有暴力和犯罪行径的团伙,要放弃教条,必要时要与警方合作。对问题青年的惩罚并不总是一个坏的解决方案。

    争议的引发者,普菲弗将所有希望寄予全日制学校。如果能成功地将青年工作溶入到学校里,一直到晚上都提供有吸引力的体育,音乐和文化活动,以唤醒他们的生活乐趣,打破现在的边缘团伙。要想很快实现这一愿望,即使是在普菲弗的家乡——汉诺威也是不可能的,那儿有42家青年中心,要关闭一、两家的建议也未被采纳。

    捍卫校外青年工作的人士担心,新一轮的辩论只会给青年中心和社工人员抹黑。对此施图尔策黑克教授建议,负责青年工作的政治家不要只是谈论自己不知情的青年中心,而是应该亲自走一走,去看看那儿的青少年。他保证,他们不会咬人,至少大多数不会!

您可能也喜欢: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莱纳·玛利亚·里尔克)[中英德]
因为涉嫌逃税被德国税务局抄家搜查,你该怎么做?
德国生活花费调查:德国人的钱都花到哪里了?
实拍:德国高中毕业庆典:一切都是学生自己准备(组图)
避孕药失效 17岁女学生意外成德国最年轻三胞胎妈妈
伊斯兰恐怖分子计划月底袭击德国
经济前景预测 德国南北分化严重
德国城市经济前景排名:斯图加特倒退,柏林崛起
德国进入2010冬令时
亲历德国基础教育
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郎咸平:被耍了 没看到德国的可怕
欧美等13国调查:看待中国崛起德国人最消极
多数德国青少年对未来乐观
德国大城市房租20年首次快速上涨
移民融合争论再起 德国的我们和他们
10K
本文来源: 噜噜网 | 目前已有 21932 人围观此文,标签: ,

浮上来留个足迹吧,看帖不回会被鄙视de哦: